对人一点点的宽容

因为他们这么多年就是在研究传播和舆论情绪,仅此而已。